来自清华养老产业高端论坛,由和君健康养老事业部整理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老年学研究中心 裴晓梅教授

       我想与大家分享两个话题,一个就是尊重,一个就是理性。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们养老服务业能够健康持续的发展的关键。

    首先我想谈尊重问题。养老服务业的发展需要尊重被服务者的需求和愿望,之所以要尊重,是因为评估现在的这个服务项目经常会发现我们有太多的关于规模、投资、运营、政策等等的这个讨论,有太少的关于服务对象、内容、方式和过程的讨论。只见床位,不见人的所谓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一些服务有的时候让人感到名不副实,难以获得老年人的信任。一个被动接受的服务确实很难被认为是好的服务。

我想谈的第二个问题是,我们的热情和努力并不总是能引领我们走向成功,养老服务业的发展是需要理性的,谈理性可能有很多话题和这个相关,但是我首先要说的是。我们要理解我们的对象,要对我们的服务业的对象群体有比较精准的估计。

  最后,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基本事实,国际经验已经一再地显示,为老年人服务作为一个产业,它一定是一个社会福利制度形成的副产品。据我所知,欧美国家的老年服务产业全都是在特定的老年福利法案通过和实施发展起来的。换句话说,老年服务产业是由老年福利政策催生出来的,这点你们看美国的产业的发展,一定是在1965年,老年美国人法案通过之后,日本的这个产业发展也是在一系列法案,特别是介护保险通过之后发展起来的。

  所以,在一个国家的经济体中,老年服务业,特别是老年服务产业的作用是有限度的。在福利制度缺失的情况下,寄希望于通过鼓励老年人消费来拉动经济的想法和做法,其实是违背常识,并且违背我们已知的社会发展规律的。